/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Heloise.bbs@cd.twbbs.org (紫) 看板  story
標題  花殤 — 5.守護
時間  中正築夢園 (Wed, 22 Nov 2006 20:33:11 +0800 (CST))

                       花  殤



                      5. 守護




    春夏之交,百花齊放。

    山裡氤氳的霧氣方散,朝陽盡露,照得伊濃城貼著金箔的粉牆
一片金碧輝煌,但她凝睇的目光並非落在華美的屋舍上,而是庭院
當中一叢叢開得正盛的錦簇花團,較之昨日,似又多了一株紫陽綻
放。

    由於逐瀾土地貧瘠,花卉種類稀少,難得見著如此繽紛的景象
,不禁令她停在走廊中央,發楞地看著。

    這片花圃整理得極好,花開得極美,萬紫千紅,當中有許多沒
見過的品種,她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鈴染。」走在前頭的里仁發現她沒跟上,腳步自迴廊折回,
見她看得專注,不由得好奇湊近,「妳在看什麼?」

    「沒有。」收回視線,並往旁邊退開一步,刻意在兩人中間空
出距離。

    一來,她性情冰冷,不慣有人靠近,二來,以當前情況而論,
他是主,她是僕,身份霄壤之別,不宜過度親近,她知道茶姬一直
在暗處觀察他們。

    歷任伊濃城的繼承者從小到大接觸的人並不多,大至家臣,小
至跑腿的小童,清一色皆是男性,侍女們只要遠遠見他走過,便得
迅速退開,全身趴跪在地,不許抬頭、不許出聲,因為他是天御前
未來的夫君,若愛上別的女子,只怕會給兩族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

    而今她的來到徹底打破了這個成規,成為他的貼身護衛已經月
餘,饒是她行事低調,且當中江衍五次襲擊皆被她漂亮打退,茶姬
拿不到把柄可以說嘴,所以至今還算相安無事。

    她在等,伊濃城的繼承人已見到其一,再來也該會會另一位。

    「鈴染,妳總是這樣,什麼話都放在心裡。」里仁笑嘆了口氣。

    這一個多月以來,他的生活有了細微的改變,之前身旁全是陽
剛的守衛跟進跟出,如今多了一翦纖妍身影,雖名為護衛,但她身
份特殊,是天御前的妹妹,自然無法將她當成從僕看待。

    甚至他是掏心挖肺,極力地待她好,就怕她又氣惱,畢竟好不
容易才有個可以說話陪伴的對象,得之不易呀!

    可是鈴染真的太過安靜了,總是一語不發默默跟在他身後,除
非他特別開口詢問,才會偶爾應答個一、兩句。

    平常無事時她更像是不存在的,有時不經意回頭,方驚覺有她
這個人跟在後方,但也因為每每回頭便能看見她的儷影,所以她的
存在又讓他感到莫名心安──彷彿不管發生什麼事,她,都在。

    「咦?今年曉榭的花開得真好。」

    曉榭,即連接伊濃城東院與北院必經的樓閤。

    里仁一邊讚嘆,一邊走下台階,往春暖花香的庭院奔去,此時
沒有茶姬在場,附近也只有他們兩人,他顯得特別孩子氣,單純為
開心而開心,鈴染雙手環胸,站在走廊上靜靜看著。

    自小便被保護得滴水不漏,政事全是母親在處理,毋須他煩憂
,遇到危險也會有人為他擋刀擋劍,他只要在城裡好好活著就行,
相形之下他不用爭、不用搶,所以胸無城府,一派天真。

    照理說這樣一位安逸無知的少爺應該是她討厭的典型,但他笑
顏可掬,清如流泉的雙眸彷彿鑲著細細碎碎的陽光,是如此燦爛美
好。

    她,羨慕那樣的純真。

    望著他在花葉中穿梭的一瞬間,她突然有股衝動,想要好好守
住他臉上孩童般的笑容,讓他永遠快樂下去。

    「喏,給妳。」

    在她閃神之際,一朵橘紅色的凌霄花遞到眼前,他笑著,想幫
她簪到髮上,鈴染瞪大眼睛,活像見鬼似地大退一步。

    「少主,」太陽穴附近有一根小小的血管很扭曲地抽動了一下
,「你、你現在要做的事,最好不是我想的那一樣。」

    堂堂一個護衛,髮際戴著一大朵花能看嗎?

    「有什麼關係?女孩子配上花兒多美哪。」

    上次見他母親如此裝扮,美麗得很,他的鈴染容貌秀麗,打扮
起來一定不輸的,如果她願意常對他笑笑,別這麼冷冰冰,就更好
了。

    「我不要。」

    「真的不行嗎?」他那雙漂亮的眼睛水汪汪地巴望著。

    頓時,鈴染臉上那束血管又抽慉了一下,他、他這副惹人憐愛
的模樣簡直像極了一種動物,小狗。

    尤其是那一張誠懇非常的俊顏,無辜得要命,雙眼不斷眨呀眨
,充滿乞求的光芒,彷彿此刻拒絕他是一種多麼狼心狗肺、喪盡天
良的惡行,可惜她從來不知什麼叫作愛護弱小。

    「拿開。」冷冷地,兩個字,言簡意賅,她掉頭轉身就走。

    「唉呀,鈴染,妳不要走那麼快嘛,等等我……」

    他匆匆拾階而上,兩人的背影在追逐中逐漸遠去。

    等到四周恢復平靜,一個人影自樹蔭處緩慢走出,儼然是位約
略四十來歲的隨從,他雙手推著一座木製輪車,上面坐著另一個人。

    坐在輪車上的那人衣飾華麗,右手五根指頭帶著玉戒,其中一
枚戒指上雕著虎爪。往上看去,此人年紀應與身後隨從相差無幾,
卻明顯蒼老許多,凹陷的臉頰、花白的頭髮似是久病所造成。

    「素陽,」他喚著背後的從僕,聲音有些瘖啞顫抖,「你……
你要注意一下那兩個人,千萬……」

    骨瘦如材的手指吃力舉起,在空中巍巍地抖著。

    「千萬別又讓那件悲劇……重演哪!」

    說完,他猛烈地咳了起來。

    「主子請放心,」名喚素陽的男子走到他身旁,一手輕輕為他
拍背順氣,一手掏出帕子拭去他嘴邊咳出的鮮血,待他氣息慢慢穩
下,男子細長的眼,往方才那兩人離去的走廊深沈一瞥,「有素陽
在看著呢。」

    幾朵盛開的紅花被風吹落,飄地,男子推著輪車,一步步往回
走,沒入了樹蔭深處。

    這時候的鈴染還不知道,在伊濃城,暗中窺視她的人不僅僅是
茶姬的耳目而已。

    是夜,回到自己房裡,鈴染坐在妝奩前擦著濕髮,她剛沐浴完
,臉上還餘留著點點水氣。

    身為里仁的護衛,她其實很少回這個房間,大半都守在他左右
,就連他入睡後,她都坐在他門外徹夜守護,以免夜間遭人偷襲,
唯有沐浴之時,她會回自己的別室梳洗,順道用晚膳。

    「那是什麼?」

    吃到一半,她突然停住筷子,發現窗口多了一樣東西。

    「噢,那是少主吩咐小的拿過來,要送給鈴小姐的。」負責照
顧她飲食起居的小廝連忙解釋。

    兩道飛燕似的眉立刻蹙了起來,因為她終於看出窗台上擺的是
什麼。

    一束開得正盛的凌霄花,橘紅燦燦地插在琉璃水瓶中,使得整
間屋子亮了起來。

    「呃,鈴小姐,您、您不愛花兒嗎?」小廝膽顫心驚地問。

    這位天御前的妹妹冷若冰霜,平日既不笑也不常說話,剛才見
她眉一擰,嚇得他差點沒五體投地跪下去。

    「少、少主說您來到伊濃城,隨身守衛著他,辛苦了。」

    放下手裡的筷子,她有些驚訝。

    那個孩子……明明是個養尊處優、沒煩沒惱的大少爺,想不到
他竟能體恤別人的辛勞,並不將他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那束美
麗的凌霄傳達的正是他的肯定,他的感謝。

    「如果鈴小姐不喜歡,那、那小的這就拿出去。」

    「等等。」

    沈吟片刻,她端起湯碗。

    「就放著吧。」

    伴著那束橘紅凌霄,她的房裡驀然多了股淡雅花香,久久不散。

--
╰┼ ┼╯    ┬  ├─╮   ╭   神對手  ˙ ﹒• ╮    ●
╭┬ ╭      ├╮ ☉          ╰╮  ╭╮  ╰●    鳳     天職 ╰╯╮
   ├╮    ╯│╯─╮  天御    ╰  愛   ˙ ╮   ·  ╮
  ╯ ╰╮      ╯╭╭╯ ╮。╰﹒    ╰    ╮   ˙ 花開╰╮
        ╰╯      ╰╰╰╯ 祭司﹒╮    ╰╮ ψdimimions  中正築夢園(cd.twbbs.org) DS_Heloise
--
* Origin: 中正築夢園 (CcuDream.twbbs.org) ★ From: 218.166.241.147
 [Modified by Heloise] From: 218.166.241.147 (2006/11/22 Wed 20:33:22)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