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han0815.bbs@bbs.wretch.cc () 看板  story
標題  《日落燭光》純真悸動的愛戀記憶(38)草本分子
時間  無名小站 (Wed, 22 Nov 2006 14:23:09 +0800 (CST))

---------------------------------
※草本分子※
§個人網站:http://han0815.idv.tw
---------------------------------     




在小揚離開的這段時間內,靜文將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告訴我。



原來這一次國樂社要參加演奏的許多社員裡大部份都是即將畢業

的學長姐,所以他們在會議廳的舞台佈幕上掛上許許多多的許願

卡,本來都是小揚一個人跨坐在高腳梯上替大家代為掛上,是靜

文說她一定要親手掛上去,小揚才下來換她上去。



「那怎麼會摔下來!?」



「是我貪心吧,我想將許願卡掛在最高的地方,想說會不會……」


「想說會不會比較靈驗?」



「對……對阿……」



我還以為靜文是個不會相信像許願卡這種家家酒遊戲的女孩呢,

不過我倒還蠻想知道靜文的許願卡上寫了什麼願望。



「誰知道會突然失去平衡從高腳梯上摔下來,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結果妳有沒有怎麼樣?嚴重嗎?有沒有叫救護車?」


靜文笑了笑。「我沒怎麼樣阿,現在還在跟你講話呢,傻瓜。」



我鬆了口氣,雖然明明知道靜文現在很平安地在我眼前,但一聽到

她從高腳梯上摔下來還是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只是額頭上一直冒著血止不住,大家不放心,才找了一個學長陪

我去醫院。」



「結果小揚跑來教室大呼小叫,害我緊張的要命!倒楣,還被車撞到。」

我摸著我頭上的繃帶,不曉得綑了幾圈才綑緊。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呵,不是妳的錯,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不……全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跟小揚說了那些話,也不會害你……」



「妳跟小揚說什麼?」



還沒聽到靜文的回答,阿哲匆匆地走進病房,人還出現在我視線內,

關切的問候已經傳到我耳裡:「東如,東如,你還好吧?有沒有怎麼樣?」



我對阿哲笑著,平常阿哲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樣,

從來也沒看過他這麼慌張過。





這一天晚上,我家裡的人都來醫院看我,害我真的想睡也睡不著。

靜文在病房裡睡著了,她趴在我身旁小憩了幾個小時,天一亮才

回去換衣服準備上課。



之後連續好些天,靜文只要一沒課就到醫院裡來陪我,雖然地點

並不羅曼蒂克,但有她的存在卻讓我一點也不孤單。她大概沒想

到,小揚後來回去會議廳整理舞台上的東西時,檢到了靜文的許

願卡。



許願卡上面寫著:

「如果要我用一輩子來選擇愛一個人,我希望那個人會是吳東如。」



靜文,我想我沒有什麼能夠報答妳的了,謝謝妳這麼愛我……





過去的,對我很重要,但是眼前的,我更想好好的珍惜,不再重蹈覆轍。

我無意要在心裡將雅竹與靜文做比較,妳們對我而言都很重要,不同的兩

個人但同樣的重要。



過去,我把一切都想的太過理所當然,將自己糾正的太過完美,分的

太過清楚,卻無視自己心中最真正的想法,我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

沒有辦法顧全雅竹和靜文。如果不這樣做,真的是對不起雅竹嗎?

又或許雅竹希望看到我能夠過的更好,更開心?我不想再去揣測這不

可能有答案的答案,都是自己捏造出來的答案在欺騙自己,又真正得

到些什麼?我能做的是面對現在,未來會怎麼改變,現在的我並不能

決定,那就等改變了之後再說吧。




「如果我放棄雅竹呢?如果我努力讓雅竹在我心中消失的話……」

我躺在病床上跟靜文說著。




「你怎麼可以講這種話!我認識的吳東如不是像你這樣不敢面對自己

的人!不管雅竹變得怎麼樣了,一定會陪在她身邊,你就是這麼溫柔

的一個人,不會放棄,所以我才會喜歡你阿。」靜文忽然怒地對我說。




我越聽越覺得心痠,仿佛自己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事似的。



「可以不要再說了嗎?」




「不,我要說,我就是要說,我喜歡你,喜歡溫柔的你,

我就是喜歡你阿!」靜文哽咽著。




「我不想面對太真實,太內心深處的自己,我好累,好累了,只想好好

的簡簡單單的愛一個人……簡簡單單的……愛妳。」我緊緊地抱住靜文,

緊緊的不願意放開:「雖然我能做的只有對妳用心,更用心而已,但是

不管我是不是妳的幸福,請好好地看我接下來的表現……」






躺在醫院的我,沒辦法在「日落燭光」部落格裡寫日誌、貼文章,只好請

靜文帶紙跟筆給我,將這一切繼續記錄下來,我想把我對靜文的感覺給

寫下來。還有我和靜文之間的故事,以後再也不想忘掉的故事……




今天傍晚,靜文依舊在下課後來醫院看我,我看到她臉上抹了薄薄一層

粉底,問她今天為什麼打扮得這麼漂亮,她說要去參加姐姐的婚禮,只

可惜我不能陪她去參加這重要的婚宴。靜文拿出口紅筆對著小鏡子抹著

唇,那身影令人陶醉。離開前,她在我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笑著對

我說,「以後要好好對我喔,不然就像現在一樣,有得你受的。」



我愣了一下,才想到借她的小鏡子來照自己的臉,剛才被靜文吻過的嘴

唇看起來像日本藝妓一般的桃紅色的櫻桃小唇。




靜文笑著跟我說再見。



「明天還會來看我嗎?」



靜文笑而不答揮揮手轉身離開,我也笑了,像個傻瓜一樣問了個傻問題。



日落之後,我等待的是一盞讓我還有勇氣的燭光。如果靜文是那盞燭光,

那我願意永遠保護著她,不讓風彿搖她半分,不讓風將她吹熄……



寫到這裡,我突然咳個不停,頭又劇烈地痛了起來,我覺得好累,好累,

好像半個世紀都從來沒休息過似的那麼地疲累。



也許我該睡了,好好地睡一覺,我想明天會是個不一樣的明天。



--





---------------------------------

※草本分子※
§個人網站:http://han0815.idv.tw
---------------------------------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220-132-163-178.HINET-IP.hinet.net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