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TIAM1204.bbs@bbs.wretch.cc (小花兒)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忘記
時間  無名小站 (Wed, 22 Nov 2006 14:14:15 +0800 (CST))

我要選擇忘了,該忘了--




這一站,他來到塔格拉斯山谷。

這裡的山峰終年積雪,當中羅列著大大小小許多湖泊。
晶亮透雅如仙境般美好的地方。

他駕著小舟悠然滑過湖邊,凝望雪峰連綿的壯麗自傲,心境從未如此平靜。
是那一連串的冰寒把憂愁,把傷心都鎮住了。
哀傷的情緒走不出來,便都沉澱到湖底裡去。

繼續又往前划了一陣,便看見這樣的光景。
一個少女坐在泛舟上,低聲唱著歌,一邊從籃子裡取出些什麼灑向湖中。
少女的穿著是居住在山谷中的民族所織就出的獨特棉衫。
五彩的繡線在領口,在袖口,在裙擺均編織出美麗的花朵與神秘的圖紋。
腰間還繫著一條流蘇腰帶。
並且與其他所有愛美的女孩子一樣,也掛上了叮叮噹噹的首飾。
是那手腕上配戴著的鈴鐺手環發出的聲響首先攫取了他的注意力。
接著才是那清靈的歌聲,若有似無飄蕩在空氣中。

唱些什麼呢。
他聽的並不真切,但聲音卻有種神奇的魔力,融合在這山色中,飄飄邈邈讓他聽著入了神。
奇異的,心也就這樣靜止了。
很舒服啊,情緒是少有的安寧。

一直以來,他渴求的,也不過就是靈魂上的安適。
只有記憶裡,一抹纖瘦瑰麗的影子,一直不肯放過他。

不放棄,不放棄。嵌在骨裡,蝕在肉上。
血液裡流動著的都是女人傷心的眼淚,幽幽追隨著他走過大半個地球。

躲不過這些多年來的傷痛,居然就在這裡逐漸潰堤了。
為什麼,為什麼就不肯忘記?心心念念的始終是他。

低聲的嗚咽驚動少女,歌聲乍然停止。
少女望著他,並不明白。

「我只想忘記她......我不要我的記憶再有她佔據。」
他一直悽悽的哭,哭聲伴隨著蒼茫的煙霧隱隱飄散在空氣中,是寂寞的。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211-74-246-23.adsl.dynamic.seed.net.tw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